爬墙飞快 产出近无 白屏别赞

  勇敢的心  

【江澄】挂剑

短、片段流,可能会OOC
第N次重读魔道的产物。
云梦双杰、友情向!
——————————————————————
Summary:


故人相逢犹按剑,斩尽悲欢已无言


——————————————————————

六十日弹指一挥间,绣着九瓣莲纹的腰带旁缀着银铃,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的男子佩着两把剑。

他嘴上常说“没谁给你收尸”,但最后收了没有十回也有八回。

和当初收着随便一样,他收着陈情、就盼着那位曾经勾肩搭背过的臭小子再冷不丁冒出来吓他一吓。

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是滔天恨意还是欣喜若狂已无从分辨,他只知道这个人终究是回来了。

从前并肩作战,从前顽笑不忌,剑锋或是词锋都曾交错,拆招或是拆台已是寻常。

“你要是哪天横死,没人给你灵前挂剑。”

随便被随便的置于山洞的地面上,埋在龙飞凤舞的草稿堆里。

殓他的遗物,他是不屑的,那位惯会赔笑脸的应该会做。

最后他只取了陈情。

故人相逢犹按剑,不然此时此地斯情斯景又能如何?

他们都不是少年了,谙熟的互相嘲讽都成了唇枪舌剑,扎在心口,字字都是个透明窟窿。

他们也不再熟悉了,彼此错过那么长的岁月,都在自己选的路上各自独行半世。

“魏无羡!”抛过陈情的瞬间他想起从前,从前为他挂剑两月,从前常喊那个飞扬跳脱的少年接剑。

而魏无羡一挥袖一抬手,依稀还是从前模样——并肩作战、亲密无间。

自己最终还是为他挂剑——可不就是挂剑么,收着陈情随身携带,一挂十多年。


——————————————————————
后记:


读史、看到季子挂剑这件事,想到季子守着一个自己心里许下的诺,徐君并不知情,徐君死后,季子去墓前挂剑。
江澄是不是也在心里许了些什么呢?不管是出于什么感情,滔天恨意或是旁的什么,他是期待魏无羡回来的。


——————————————————————

评论
热度(6)
© 勇敢的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