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飞快 产出近无 白屏别赞

  勇敢的心  

【巍澜】向来痴|无责任系列下篇

复习期间激情摸鱼
原作剧版混杂出现
OOC属于我美好属于P大
是系列文的下篇 本篇是R 

灵感来源是沈老师听到“怪物”时掉了筷子
LOF放的是全年龄部分,後續AO3連結評論區

一句话预告:
邓林一瞥从此醉,百世轮回向来痴。
——————————————————————
向来痴

沈巍需要时刻克制着自己,报纸上一丝气息,街角处一道视线皆可暴露形迹。他就这样在角落里窥探着、凝视着,这是他的珍宝,他放在心尖上的人——尽管他再也不会记起他。

这也是当初做决定的时候就想好的,替他背负万山、守着大封。可雪消冰融、金乌普照,又或是淫雨霏霏、连绵不绝时还是会反复想起初见情景。但对于他近乎无限的生命来说,这些都是短暂的。那些在阴暗色调里闪着光的记忆转眼间就流动到最后的一刻——万山同哭的声音回荡着,哭山河破碎,哭身世浮沉。而他自己似乎也在哭泣,哭他当年富有天下名山大川,却无法许他一个来世再见的约。

从这个角度来看,他们是一样的,神祇和鬼物是一样的,不入轮回,没有往生。

一切刚刚归于寂灭之时,沈巍周围的人对这位可斩万物的鬼仙都是一副战战兢兢的态度,生怕他忆起旧事再怪罪于他们,可这群人,无论是漫天诸神还是妖兽鬼魅,似乎都忘了,他想起他,并不需要借助外物,因为沈巍这个存在本身,从灵魂到思想,都刻着他的痕迹。

是他在漫长的岁月中,就因为他的一句话,把自己规束成了端方君子,是他在他的期许下,手握利刃,心怀苍生。一手降妖除魔,一手普度众生,就这么过了万儿八千年,他却再也无法坐视离别。沈巍能给老吴时间,让他处理自己的事,可他的时间又有多少呢?像这样在暗处静静窥视的机会,都快没有了。

轮回百世,这一世的短如一瞬,沈巍早已预见。可如果不去抓住,这一瞬就会成为他漫长生命最后的遗憾。

双手展开黑袍加身,沈巍迫切的想知道赵云澜的踪迹,片刻后又急遽弓起脊背捂住胸口,一口心头血染红路面。他竟有些想笑,要守护的人就这样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

天意如刀,果然如此。

沈巍经历过太多离别,也见过太多人妄轻离别,他以为自己足够重视不会重蹈那些人的覆辙,可这一次几乎让他后怕。

还好事态尚可挽回。

席间“怪物”二字由旁人无意脱口而出,沈巍却仍感到刺痛。自以为心如铁石,不料万年光阴里,百世轮回过,可斩万物的斩魂使斩不断的仍是那一份痴念——是身为大煞无魂之人在极幽极暗无声无光之处长长久久对他的塑造者他的领路人他下定决心守护的人的痴念。

这千万载啊,就这么走过。

承昆仑一条仙筋,列入仙籍又如何?照样一缕执念堪不破。好在昆仑只让沈巍成仙,没让他做那无欲的佛。

因着这个缘故,才有现下被欲望染红了眼底的沈巍。面前这人唇红齿白,又狡黠的笑着,眨着眼说:“我们是最好的朋友。”作为被盯上的猎物毫无自觉,还把红唇一开一合,凑的那样近,连唇纹都纤毫毕现。说完这句,又没个正形的歪回茶几上,大马金刀叉开双腿支着一边儿膝盖往那一坐,微微颔首,吃着棒棒糖,还要附赠顺着额前发卷儿的一个抬眼、露出几颗洁白牙齿的一个微笑。

沈巍此刻简直要默背孔圣人语录了,但赵云澜坐在桌上的模样直愣愣戳进了他的眼,结果又想起上次特调处大厅里,隔着一个长桌桌角儿,他喊自己“黑老哥”时红唇开合,引得他身上泛起战栗,哦对,当时的自己借着兜帽的沿儿挡了泛红的眼睛,转身就走。领域里大封的冰冷气息往身上一加,才浇熄了想把他按在长桌上肏的邪火。

睁眼闭眼都是他,如今直眉楞眼的也是他——至于几分真糊涂几分假明白,沈巍不愿深究。

深吸一口气,沈巍控制着自己露出一个得体的微笑:“那当然。”

只是沈巍沈大人,纵横两界逾万年,刀枪剑戟腥风血雨都走过,却不知这世上自有那伤心小箭温柔一刀销魂蚀骨,百炼钢都能化作绕指柔,又何况表面上区区一层冰呢?

赵云澜一边说话一边贴近沈巍:“那你不能就这么打发我呀?”

吐气如兰——沈巍不着边际的想着,赵云澜叼着棒棒糖口齿不清,连吐息都是他怀念了万儿八千年的甜味,那红唇张开的角度和轻轻的尾音像小勾子,在他绷紧的理智上挠了挠。

他感觉自己几乎是顿了一个世纪才回答:“赵处长想怎样?”

赵云澜看着沈巍额角淡青色的血管开口,“到我这里来——”,一个暧昧的说法,而且话尾拖得很长,他满意的看到沈巍飞快的红了耳朵尖。

“我已经在这了”,沈巍示意自己正坐在赵云澜的沙发上,赵云澜轻笑一声,想跳下茶几,但整个人摔了下来。

沈巍的心跳加到了一个新的速度,正在纠结是接还是不接,身体已自动自发凑了上去,然后把赵云澜囫囵抱了个满怀。

—————————————————————

后续施工中 写h有点不顺利(╥﹏╥)

想表现的大概是这样一种感情:

I love you, I’m a monster, but I love you.

我爱你,我是个怪物,但我爱你

I’m mean and rude and was born in the Acheron, but I love you.

我卑劣残忍,生于黄泉,但我爱你

The blood in my vessel is dark-red, but the little on cardiac is scarlet.

我连灵魂都是黑的,只有心尖上一点血是红的。




评论(4)
热度(91)
© 勇敢的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