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飞快 产出近无 白屏别赞

  勇敢的心  

【忘羡】【原作向】【盲狙全国ii】 与子成说

当年考过国二所以群里搞活动我就选择了盲狙。
没想到这么难 感觉跑题了。(我语文124是假的)
是原作向 不过有一丢丢后续架空(?)
笔拙 不知道能不能传达到我想表达的意思。

———————
summary:

因缘际会,隔世重逢,死生契阔;
我已非我,君心如旧,与子成说。

正文:
彼时的魏婴想:蓝湛,大概是没有喜欢过什么人的。
虽为修仙者的他,也是不相信轮回的。
可天意难测,一轮又一载光阴过去,魏婴也不曾料到,阴差阳错再世为人,许多事,乍看去风马牛不相及,实际上条分缕析层层剥离,却早早就埋下了伏笔。

魏婴正庆幸重返世间恰好能得半生逍遥自在,又兼之白得了一副年轻皮囊,生前诸事权当一笔糊涂烂账,却不料一路所见,俱是故人。

先是师姐的孩子如兰,小小年纪骄纵任性,随了师姐的秀致眉目却作一副冷傲模样,行事也颇不稳重,形单影只竟叫自己看出几份孤绝意味。

再是那不长不短二十余年人生里前半生几乎日日相对的好师弟、自封为他魏婴魏无羡最大的冤家债主的江澄冷着脸恨声说要杀他喂狗。

至于他堪堪往后退了一步便匍匐在一双雪白靴旁,抬头看去,那位仙门正派世人楷模的蓝湛蓝忘机倒是如霜如雪一如既往。

所幸这位楷模似乎没认出自己,月华如练临水而照,魏婴心中那点不合时宜又无处安放的情绪又在与这张年轻面容对视时冒头——自以为心若顽石,却终究人非草木*。

明知不可为的,早已做尽,已知不可弃的,⋯⋯不提也罢,毕竟已竭力死守过。

大樊山上佛脚镇旁天女祠里,斩竹作笛点兵招将,招来的却是温宁——一位记忆中已被挫骨扬灰的“不可弃”。

后来忆起这段隔了一世的重遇,天色月朗星稀周遭鱼龙混杂那人霜雪眉目倒不甚分明,只余下唇边悠长曲调,和腕上一圈指痕。

再往后的事情又如何呢……?

魏婴只当蓝湛是在除魔卫道匡扶正义,顺带替世人看紧了自己这个魔道祖师,却不曾想过,从大樊山上重遇开始,蓝湛的眼里就只有他一个人。

含光君蓝湛,世人皆称其坚韧,但偏偏自己看得出那份刚强里的脆弱。

叹当时年少,正是应了叔父那句“轻狂”,不知好好说话这四字如何写,故意引他呕出血来,又趁着蓝湛重伤虚弱口无遮拦百般逗弄,却不知从彼时起,少年那一颗真心就拴在自己身上了。

后来相伴而行一同夜猎,琴笛相合,同坐同卧,竟是前世未曾想过的快意潇洒。

不知何时起,着意逗弄那人,不再是出于想把他气走的恶劣想法。
而如霜雪般高洁坚韧的蓝湛,最脆弱的地方却是自己——清河客栈一跪一抱,观音庙里束手就擒……如此种种不一而足。

而魏婴没明白过来时都做了什么事?
故意拿他的感情开玩笑,不顾惜自己的身体,受伤逞强这点倒是一点没变,重活一世为什么反倒怯弱了呢?——不敢相信蓝湛真的喜欢自己。

可峣峣者易折,既是明白了这个中缘由,就断然没有再针对弱点围追堵截之理——这份感情连带着自己这个人,都烙上了名为蓝湛的印,再也走不脱。

所幸,回到这世间,一切为时尚早——

你不知道我开始喜欢你,我不知道你一直喜欢我。

因缘际会,隔世重逢,死生契阔;
我已非我,君心如旧,与子成说。

后来,因为此身功底薄弱又感了时气,魏无羡病了一场。

蓝忘机一边为他寻医问药,一边督促这位顽徒加紧修炼,百忙之中竟被自家道侣过了病气,索性两人一同居于静室休养。

有了蓝忘机作伴,拘在云深不知处不能动的日子便也没那么寂寥。

浑身乏力只能卧床的魏无羡看着此刻正睡在自己身旁的蓝忘机,把头靠在他的左胸口又把手搭上对方的腰,有些低热的脑子里模糊的想:这人病的一丝征兆也无,极少生病的人突然倒下,倒把自己吓了一跳。

这厢魏无羡还没有自责完,蓝忘机就已经恢复如常。

还在养病的魏无羡十分坦然,大白天的裹在丝绵被里靠着蓝忘机的胸膛也不是多过分的事么……毕竟一盅盅苦涩物什还是要喝的,不过身后那人款款深情端着汤药而来,自己早被轰的不知东西南北今夕何夕就对了……又怎么会忍心拒绝呢?

但是魏无羡下了决心,自己小小病上一场便惹得蓝忘机心神不宁,此身虽然底子不怎地,好歹本老祖天资聪颖,潜心修炼还是能有成效的。

后来的后来,含光君蓝忘机和夷陵老祖魏无羡携手百年,世间河清海晏。



—后续彩蛋:战叽使用手册 施工中—

评论
热度(23)
© 勇敢的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