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墙飞快 产出近无 白屏别赞

  勇敢的心  

【齐风】【R】【已补完】华山高

年龄限制!年龄限制!年龄限制!
片段产物 我流齐风
意识流车 有第一人称少侠助攻出没,请自己代入。

情节奇葩 下山方式奇葩 请避雷。

补完 如不翻车 福生无量天尊…

————废话结束———————

思美人兮西华山,我欲往兮如天难。

齐无悔骑匹瘦马独自行来,天色渐晚。一路踯躅,错过了短亭长亭,村舍客栈。
不巧冻云蔽月,只凭夜雪映路。
但他幼时顽劣又少眠,常常在夜里离了弟子房去探险。长夜里的雪路,于他,不算难行。
只是这落魄时日里,腰间有剑无酒。半路上薅的一棵草芽儿也被嚼没了鲜嫩味道。
华山高寒,这还隔着老远,花草无踪。针叶松木倒常青如旧。
饮一口壶中的龙渊水,冰极、寒澈,在树旁系了瘦马,寻些松叶铺地。齐无悔抱剑,闻到周身林木散发的松香,是极熟稔的味道,清澈却不冷冽,恰如故人衣上淡香。
心念一转,这位故人,从前千百次抱他入怀,如今,却不能够了……
刚饮下的龙渊水,却好似现在才进入身体,四肢百骸都像是在冰水里滚过一遭,教人睡意全无。
齐无悔只得躺着,松间雪影斑驳,却也看得清渐渐破开浓云的月色。

却是一轮明月,两处无眠。

风无涯拥着被团,手里摩挲着刚从枕旁取出的箫,是师兄给的玉箫。被内力震断后,又因材料难寻,至今未能修复。
山门一别,又是数月。
不知那转身离去的落拓游侠可还安好,有没有人替自己温一壶酒,放在他手旁。
那清风朗月的人如今被困一隅,斗室纵温暖却也狭小,不像华山,也不像冬天。
因怕他着凉,鸣剑堂的地龙烧的极旺,精巧的暖炉又在被沿。风无涯觉得有些热了。

解开中衣的系带,领口随着动作敞开,因为休养而少握剑,指上的剑茧薄了许多。他知道这样无益,但还是把手沿着身体滑下。

因为高热和羞耻侧过身体,风无涯的脸颊刚好触到一个冰凉的物件。他贪恋的把熏染出红晕的侧脸蹭过去, 

像是渴水的路人遇到一泓清泉。

 

天光渐渐的亮起来了。

重重棉纱被里,风师兄还未起,柳师兄说他难得好眠,教我早课后再来。

醒时凭着多年早课的经验,也该知道已是天光大亮,风无涯环视四周,应是柳圣学放下的帘幔,才显得有些昏暗。

穿戴梳洗毕,滑动轮椅来到窗前。风无涯伸出手去,一只鹰风雪无阻的落在他的小臂上。那是天机阁的飞鹰,不知是什么奇特品种,穿行风雪里,路过雷雨天都未曾让它们迟到片刻。

思忖片刻,信件已成,趁着柳圣学还未敲门的片刻,风无涯放飞了那只鹰。

 

早课毕,我带着几只雪棕混色的狗来了鸣剑堂——是我家里托人送来的。

柳圣学远远的看见我,不用猜测都知道他在叹气,是我又来拐他的病人了。但见我带了新鲜物什,又极有分寸,想走适度活动也对病体有益,便交代了几句:不能走远,不能吹风云云,我都应下,接着和狗队一起蹲在鸣剑堂门口等风师兄出门。

推着风师兄走在青砖路上,砖缝里都是雪沫,空气也干冷而清澈。群狗撒欢,跑在前方不远处,刨雪的蠢样倒引得风师兄展颜。

 

华山山脚下的酒肆不像从前,齐无悔自金陵一路行来,也曾听过市井之中老者谶语一般的叹息:从前华山七剑下山,那可真是万人空巷,姑娘小伙儿都争相把鲜花扔在他们的马前。他知道体内寒热交加的症候短时间是不会痊愈,自己落魄离去,空手而归,总是无颜再见那人——襟怀一缕清风,心头一轮圆月。总想着把世间最好的东西捧在手心里给他,可还是亏欠他太多。于是徘徊数日,饮着农家烈酒,不曾离去,也不曾再近一里。

 

和往常一样,早课毕,我推着风师兄走在山边。正是雪消冰融的早春时节。师兄指着那万年青松枝上尖尖一点新绿问我,春色可也待人吗? 我答,那是自然,春色年年都有……我说不下去了,只好闭口不言。

他像是问我,又像是叹息一般说到,华山新雪,年年融去,万年青松,长青如旧。我在心中叹了一声,是啊。冬雪如期而至,草木一年一新,等的人不来,不过是再多等一年。可这山中人呢?他又有多少年华,能用来等待呢……

他继续问,若是久等不至,又当如何?我鼓足了勇气答,那便去寻他吧,江湖虽远,若是有缘,自会再见。

风师兄的目光落在不知愁绪的狗儿身上,我下定了决心,师兄可知道雪山中的住民以何种工具下山?

我背着师门众人,和他定下了诺言。

我在约好的时间带着风师兄离了鸣剑堂,站在雪坡边时,我想,下山去吧,趁雪还厚,趁日高悬。

听说风师兄在伤后没有之前常笑,倒是爱上了饮酒。我把热酒挂在木制的车架旁,又递过一条绒毯。

他借力登上了车,又回头看着我,蓦然绽出一个笑来。我愣了片刻,算是明白为什么有那么多姑娘小伙儿愿意把成堆的木芙蓉扔在七剑的马前。

 

那天对齐无悔来说,本是一个无足轻重的清晨,夜紫渐淡,夜雪初霁。他和往常一样,在借宿的农家院落舞剑,借着三分酒意,和七分悲怆。

可他愣住了,迎客松下,长风驿旁,有人轻裘缓带,乘着车架出尘而来,身后朝霞十里,雪映金芒。

片刻不离的古剑在划开空气后长吟一声,落在青砖上,飞花溅玉般一声脆响。他觉得自己看到了此生最艳丽最旖旎的梦境——驾车的生灵齐齐俯首,而他的师弟端坐在那里,含笑看着他。

齐无悔飞奔过去,跪在他脚旁,凝视他这些月来的念想。

师兄……,风无涯俯视他,手抚上齐无悔的发顶。

齐无悔隔着绒毯抱住风无涯的腿,嘘,外面风大,我们进屋。




—————————————————————

后续的R一会儿再贴一次 手机编辑电脑贴好的图的时候出问题了……

—————————————————————

R在另一篇日志里。嗯……我尽力了

不香艳

—————————————————————


评论(6)
热度(118)
© 勇敢的心 | Powered by LOFTER